2005.08.22 (一) 天氣:晴

今天終於要離開待了兩天的荷蘭,前往我們下一個目的地:比利時。搭上IC火車後,不到兩個小時我們就已經抵達荷蘭與比利時的邊境,也可以看出兩旁的景色漸漸變得不一樣。雖然說不出其所以然,但可感覺出兩個國家的建築風格明顯有所不同。




首先我們要先去比利時的Antwerpen-Berchem車站轉車,下車去櫃臺買Go Pass,這是比利時國鐵的26歲以下青年優惠票,一張43歐,可使用十格亦可多人共用,不限搭乘距離長短。每次使用時,需自行先在上面填上搭乘日期、星期、起站與終站名稱,單人單趟需各填一格。



我們在買Go pass時,其實時間是相當不充裕的,因為我們要搭的前後兩班火車之間只間隔了十五分鐘,我們必須先在Antwerpen-Berchem趕下車買Go pass,然後快速殺回月台搭上開往布魯日的火車,不過還好一路很順利的買到票,所以就沒事啦!把自己操得這麼累的原因完全是為了省錢呀,事實也證明這樣做的確讓我們省下不少車票錢:p我們在安特衛普的月台等車時詢問了一位比利時年輕人該如何使用Go pass,結果發現他的英文帶有濃濃的法語腔,我們其實聽不太懂,雖然最後還是因為他的講解而搞清楚了車票的用法XD。BTW,三個國家比較起來,荷蘭人的英文算是德比荷三國之中最好的(廢話,英文可是荷蘭官方語言之一),而德國人也有很重的德國口音,不仔細聽的話,有時候會聽不懂。因此就屬荷蘭的英文最好啦~


比利時的官方語言有三個—法語、德語以及荷蘭語。比利時大約有500萬人講法語。雖說跟鄰近的法國一樣,但比利時的法語屬於” 比利時的法語 ”。我們也不知道要如何分別,也許有點向是台南腔的台語以及宜蘭腔的台語吧。雖然彼此聽的懂對方在講什麼,但據說兩個國家的人彼此瞧不起對方所說的法語,嘲笑對方的法語不是正統的法語。



由於一路奔波的關係,有點渴就隨便買了瓶飲料,可是買了個很奇怪的橘子水,不知道怎麼形容,味道有點怪,喝起來有點像維他命C片泡在開水裡的味道。所以喝了一口之後,兩位小姐們都不想再喝,只剩下我一個人繼續努力。但是在我們到達布魯日之後,走著走著發現那瓶水卻不知去向?(我懷疑是Dorcas小姐嫌太難喝,所以偷偷丟了它:P)



終於抵達了布魯日,我們先在車站裡的 i 買了一本價值1歐的導覽手冊,製作還蠻精美的,內附有詳細彩色地圖及各景點介紹。後來在車站內找到投幣式寄物櫃,把我們的行李全塞進去,總算可以輕鬆去逛逛了!原先我們是打算以步行方式走到布魯日市中心,不過研究過地圖後,發現距離給他有點小遠。加上昨天去羊角村時騎腳踏車騎太久,所以兩個女生的腳跟小屁屁都在痛,因此最後我們決定花1歐搭公車前往市中心啦!



到了布魯日市中心後,發現這邊真的很美,跟阿姆斯特丹一樣,建築都很有特色,可是有一點:布魯日乾淨多了!環繞市中心的馬車,可以帶著你逛遍布魯日著名的景點,不過索價30歐/45分鐘,令人咋舌,窮苦的我們實在無福消受。馬兒的眼睛都被遮住,只能看著前方,很可憐。我想有部分原因應該是因為路旁很多路人,怕有路人突然衝出來嚇到馬兒吧!另外也有City Tour,就是乘著觀光巴士遊布魯日,可是因為我們都對這個沒有興趣,所以根本也沒去關心,只照了一張相片便了事。




布魯日市區的建築,古色古香,若不是見到街上的人潮以及現代化的交通設備,你會以為走在中世紀的街道上。然而布魯日已是十分現代化的城市,因此布魯日的街上,會發現有許多的名牌服飾店或是香水店,與他們的建築風格比起來,可說是天壤之別。比利時的巧克力,名聞全世界,到此一遊,當然不能錯過。在那兒,一年四季都是吃巧克力的時候,因為氣候涼爽,巧克力軟硬適中,因此嚐起來便覺風味十足。在台灣便無法如此,天氣太熱使得巧克力融化,除了甜味以及香味之外,入口的口感卻消失殆盡,十分可惜。



比利時另一個有名的特產便是他們的手工織品。早期,比利時的婦女們都會在自家門前做著手工織品,一方面補貼家用,另一方面也可當日常用品。所以諸如衣服、小陽傘、圍巾、圍兜等,都是他們手工織品常見的東西。時至今日,即使比利時婦女已不再需要做手工藝品來貼補家用,比利時的織品仍是觀光客購買的主力之一




由於正值中午,肚子餓的很,因此我們便前往覓食。正在煩惱要吃什麼的時候,耳中傳來一陣美妙的音樂,聽起來像是某地區的傳統音樂,這讓我跟Dorcas感到非常的興奮,只見前方有一群人群駐足而觀,我們便走上前去一窺究竟。原來是街頭藝人,隨著背景音樂,加上一些打拍子的樂器,以及可愛的布偶穿插其中,吸引不少路人駐足觀看。



繼續往前,由於無法決定要吃啥,便決定吃速食。我點了一份三明治,兩個女生則點了義大利麵。三明治平凡無奇,麵包當中夾著肉片以及起司;但義大利麵卻大為不同!底下是麵,中間伴有蕃茄以及青椒等蔬菜,而上方則是滿滿的起司條,份量很足,一份讓兩個人吃可說綽綽有餘。但可惜的是,除了蕃茄味,吃不出其他的味道




我們這次旅行,看到許多背著淡藍色背包的年輕人,這些人都是去科隆參加世界青年日的年輕人。其實到達科隆的那天,就有看到很多人在車站裡面,非常投入的在玩團康,問了Taco後才知道,那天剛好是世界青年日最後一天。據Taco說那幾天,科隆光是觀光客就有一百多萬人:教宗回科隆,就有一百萬人觀賞,加上世界青年日也有好幾萬人,所以加起來至少一百多萬名遊客。



吃完午餐後,我們就去在車站大老遠就看到的鐘樓裡面逛,還蠻特別的。不過由於建築物上方樓層是封起來的,因此只能進去中庭,看看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。另外進去上了個廁所。歐洲的廁所都要收錢,作為維護廁所的費用。雖然收取了維護費用,但廁所還是頗為髒亂以及充滿臭味,我想錢應該是被中飽私囊了吧。



自廁所出來以後,Dorcas小姐很豬頭的發現她把一本1歐的Guide tour遺忘在廣場上,雖說在發現的第一時間衝回事發現場,但是很遺憾地,我們的Guide tour還是不翼而飛了。看來在歐洲,孔子的“貨惡其棄於地也,不必藏於己”的大同世界理想,似乎是無法達成:P



布魯日的Häagen-Dazs,裡面賣的東西跟我們一般看的不太一樣。因為我們平常對於Häagen-Dazs的印象就止於冰淇淋,而且也只吃冰淇淋而已。我想應該是直營店之類的,還有簡餐供應。一份簡餐供應一份蛋糕、一份冰淇淋以及飲料。還有蛋糕等可以外帶!而且一球冰才1.2歐,算是相當的便宜。



走著走著,我們找到了聖血禮拜堂,依稀記得旅遊書上強調聖血禮拜堂是個可以去的景點,因此我們便進去探個究竟。內部就像一般的禮拜堂一樣,就是個做禮拜的地方。滿滿的椅子,前方則是牧師佈道的地方。與一般禮拜堂不同的地方,裡面供奉了一樣非常神聖的寶物:一個據說裝上耶穌血跡的布料聖血匣。所有進去聖血禮拜堂的人,可以上前親吻聖血匣,也可對它膜拜。我也上前禮拜了一下,雖然看不出來有何不同,但受到氣氛感染,在親吻它的那一刻,似乎我的心靈也跟著解放。




布魯日素有「北方威尼斯」之稱,因此我們當然不能錯過此次機會,花了5.7歐乘著遊船,在曲折的運河裡面穿梭,欣賞運河兩岸中世紀的建築。上船之後,我們旁邊有四個美國人,感覺上頗為無聊,老講著垃圾話:P他們的對話不外乎是:「喬治,你唱歌給大家聽吧!」「喔,我不行啦!叫老皮唱,他唱起來比較有喜感。」「我?我不會我不會。」要不然就是「老皮,你站起來跳個舞吧!」「站起來船會翻倒吧!」之類的無聊的話。雖然很沒營養,但是說真的還蠻好笑的。




走著走著,有一台車子在賣冰淇淋,看起來不錯吃。Dorcas小姐嘴饞,因此我們便買了兩球,巧克力及草莓口味。草莓口味吃起來非常的順口,應該是用大量且新鮮的草莓去做的,有很濃的草莓味。至於巧克力更不用說,我們可是在聞名遐邇的巧克力王國比利時,甜而不膩,香味十足,讓人回味無窮。



聖母大教堂這天並沒有對外開放,似乎正在整修,不得其門而入,真是令人惋惜。聖母大教堂非常雄偉,高122公尺,建於十三到十四世紀之間。是目前整個歐洲大陸最高的磚木建築之一。教堂內部收藏著豐富的藝術品。最有名的便是義大利著名雕刻家米開朗基羅(可不是忍者龜喔:P)的聖母以及聖子的雕像(沒看到真可惜!)。




整個布魯日最安靜的地方就是比京會修道院(Beginhof),這間修道院建於十三世紀,在中世紀時,專供單身女性、年老女性以及生病的女性居住之用。由於十三世紀時,整個世界變動非常快速,在不停增加的物質需求以及對於僧侶生活的嚮往,有些人轉而尋求更加純淨、更佳神秘的宗教形式。有點像東漢末年時代動盪不安,因此道教興盛,信奉者絡繹不絕。雖然被當時的正式宗教機關所禁止,但是在某些地方,這些神秘的宗教活動在當局的默許下,以Beguine movement的形式存在著。他們住在城裡面不同的地方,方便當時的宗教主事者管理監督。Beguines的生活像尼姑一樣,誓願守紀以及以及貞潔。但是並不是強烈的約束,他們仍可以隨時打破她們的誓約,離開Beguine的群體,回到正常生活。Beguine並不是專屬於貧苦可憐或是年老女性的宗教活動,也有一些富家女會參加這樣的活動,她們會被選為'Grand mistress of the Beguinage',住在最豪華的房子裡面;相較之下,那些貧窮的Beguine仍是許多人擠在一間小房間裡面。



言歸正傳,比京會修道院旁,便是在中世紀時曾為比利時內陸港的愛之湖(Minnewater),白色的修道院、綠蔭、湖水以及天鵝相互輝映,真的非常的美麗。走進修道院,感覺真的非常的靜謐,一間間白色的房子座落在外圍,中間則是一片樹林,走在樹林小道上真的可以想像當時的比京會婦女們的單純生活。



離開比京會修道院,我們在布魯日的行程便告一段落。布魯日真是個非常美麗的城市。保存著13~14世紀時的風味,整個舊城區就像是童話故事一樣。少有現代化的建築,許多的路是由白色石子構成,教堂、民居、運河、護城河、歌德式建築、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刻、天鵝以及愛之湖,營造出屬於布魯日的獨一無二的風味,令人回味再三。



接下來便前往布魯塞爾,尋找我們要住的青年旅館Sleep Well Star。到達Bruxelles-Nord車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,但天色還是很亮,由於Sleep Well Star距離車站不遠,因此我們便走路前往。這天是星期一,雖然才七點多,但整個街上的行人三三兩兩,很多店價都已經關門打烊了,連要問路都不甚容易。走到Sleep Well Star附近,人煙更是稀少!後來好不容易找到Sleep Well Star,才發現我們在它的周圍繞了有二十分鐘之久,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在那二十分鐘之內,我們碰到的人絕不超過十個,而且還有三個人是遊民。有鑑於前一天被人跟蹤,所以我特別緊張,擔心又會發生什麼事情。還好仍順利抵達Sleep Well Star,結束我們一天的行程。



Dor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